您当前位置:  新华旅游网    ⁄    旅游新闻    ⁄    正文

“梁山”不止是一座山:“梁山城”的觉醒与崛起

责编:李戴鑫      来源:中国网    https://www.ahnewsw.cn 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8-31 15:46

梁山,因梁山泊而名;梁山泊,因黄河水而兴。

一部《水浒传》点亮了梁山最耀眼的高光时刻,水浒文化因梁山泊而生,成为梁山文化中历久弥新的精神内核。

在大众认知层面里,梁山不只是一座山,更多指向的是一个“泊”。自古以来,梁山以南属于大野泽的一部分,五代时因泽面北移,环梁山地区被水吞浸,形成了最初的“梁山泊”。五代到北宋,由于黄河频频溃决,山水汇聚形成大泽,于是有了“八百里水泊梁山”的说法,抛除“八百里”的夸张成分,北宋时期的梁山泊确实达到了史上最大规模。

如果说黄河是梁山泊的母亲,那么,梁山就是中流砥柱一般的父亲。春秋时期,梁山还被叫做良山,《汉书》才将其改姓为梁,沿用至今。梁山其实并不高,主峰高197.9m,约为泰山的八分之一。

梁山和黄河在北宋创造的辉煌时刻,成为迎接京杭大运河的最佳前奏。京杭大运河,与黄河垂直而行,一河走南北,一河往东西,相遇是必然的选择。

京杭大运河,在隋朝的强势开拓和盛唐的万象更新之后,经历了宋朝《清明上河图》所示的盛世危情,终于在元朝开山劈道,运河的梁山河段开挖通航。

黄河横跨我国地形一、二、三级阶梯,京杭大运河沟通了“老死不相往来”的长江、黄河、淮河、海河、钱塘江,两种大河气度交相辉映,在梁山泊内挥洒自如;黄河激发了人们在逆境中的求生本能和治河智慧,京杭大运河成为人们主动“御河”的伟大工程,被动到主动之间,是人与河的相处之道;从西到东,从南到北,沿途省市串联成链,风土人情和民俗文化相互交织;百家争鸣的思想盛宴在大河之上持续激荡,流转千年,共同筑起华夏文明的文化脉络。

八百里水泊梁山,成也黄河败也黄河。位于两条世界级大河的“十字枢纽”上,梁山县见证着大河文明的繁荣,也经历着由盛转衰的命运。黄河多次改道,导致梁山泊一再“缩水”,气势恢宏之景不再复现。大河连心,泥沙淤积,京杭大运河梁山段一度被迫停航。

如今,处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大运河文化带、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两大战略的交汇点上,梁山选择“转型”“再造”——水浒文化表现形式从说故事进阶为演故事,构建文化体验空间,进入场景化“造梦”新阶段;乡村振兴实现从生态治理到产业融合的转型,“造福”宜居社区;品牌建设从山上到山外,“梁山”不再是一座山,而是一座县域品牌的整体崛起。

山上“造梦”

打造水浒文化体验新场景

梁山县,作为济宁市唯一的沿黄县,黄河穿越西北之境25公里,这是黄河与梁山不可分割的地理以及情感联结。

依托地缘优势,围绕“水浒故地•大义梁山”的品牌定位,嫁接文化演艺新方式,营造体验式文化消费新场景,将梁山打造成为实现“水浒英雄梦”的不二之选。

如今,踏上梁山泊原址,一座梁山风景区广迎天下客,一块刻着“水泊梁山”的巨石矗立在景区入口。相隔不远处“水浒影视文化体验园”复现了一座水浒城,珠联璧合,以“一梦、两睛、三好感”的新模式,构筑了现代游客与传统“大义”之间的体验桥梁。

情景剧是造梦的空间,是演艺的基础骨架,赋予文化以血肉的意义。“好汉迎宾”“英雄大聚义”“扈三娘比武招亲”“杨志卖刀”“真假李逵”“燕青打擂”“醉打蒋门神”“好汉菊花会”一系列水浒情景剧,引人入胜。如何与当下文化背景相结合,打造引领文化风尚的时代经典,是本土情景剧突破的关键所在。

非遗和武术,是在梁山读水浒的两只眼睛,一文一武,双管齐下,是造梦空间中“真实性”的来源。

提炼非遗文化精髓,展现传统民风民俗。汉唐时期的街头表演演变至今,形成踢鼓秧歌,这种融拳术、舞蹈、戏曲为一体的非遗表演形式,反映宋末农民英雄惩恶济善、除暴安良的英雄事迹。

源于3000多年前的传统梅花拳,与水浒武文化相互交融后,形成梁山梅花拳,在今年6月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。除此之外,带有浓郁水浒民俗文化特色的山东快书、莲花落、渔鼓、碗乐等活动,极大调动游客和参与性和互动性。

“武”,是水浒梦的点睛之笔。“喝了梁山水、都会伸伸胳膊踢踢腿”,武文化是组成水浒文化的重要部分,梁山武术一直以来都是极具本地特色的表演形式,禅杖、板斧、九节鞭、月牙铲应有尽有,豆腐上断石板、喉顶钢枪、四枪顶身等节目环节让游客一饱眼福。梁山具有发展武术及休闲体育的天然优势,如何让武术走进群众、推向国际,是梁山品牌建设的方向之一。

一双文武兼备的眼睛,是游客“看见”水浒的窗口,从看见到体验,如何提升游客在过程中的“好感”,一看业态,二看创意。

水浒宴,是造梦的仪式感所在,是寻梦者的饕餮盛宴。根据《水浒传》中的“原汁原味”,让“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”成为体验水浒文化的重要环节。水浒宴、水泊宴、梁山湖养生宴、梁山素宴等5种特色美食宴,其中“好汉大块肉”“时迁鸡”“师师虾仁”“孙二娘仁肉包子”,一菜一故事,一口一回味,诠释了“水浒宴”的文化精髓,满足了食客们的口舌之欲、视觉享受和文化需求。

剧本杀,是造梦的参与感所在。以年轻化消费需求为导向,紧跟潮流文化,订制爆款项目,从被动接受到主动参与,是更具参与度、成就感的小型情景剧。原创沉浸式悬疑剧本杀《十字坡谜案》,是以烧脑的游戏形式解构水浒文化的勇敢尝试,相配套一系列换装、自拍等环节,游客快速进入角色,玩转梁山。

民宿,是造梦的氛围感之所在。以三十六天罡为主题的民宿将会带动夜间文旅经济,与两大景区形成呼应,有效延长游客在梁山的体验时长。另外,“戏说水浒”是以市场化IP品牌运营的新模式,以憨态可掬的人物形象拓展更广阔的消费群体,成为梁山新一代的“文旅特产”。

山下“造福”

打造乡村旅游新空间

黄河不安,必有民怨起义;黄河安澜,才有国泰民安。

曾经“108将”战斗过,并诞生过“36天罡星”“ 72地煞星”的江湖,如今成为“水浒梦工厂”里的一出戏,只有梁山县内保留下来的72“那里”,成为梁山后人们真实生活的写照。

“国那里村,宋那里村,孙那里村”是梁山县北部黄河岸边的地名,最早追溯到元朝,是历史变迁中反映本土生活的文化符号。

“那里”,本来是当地方言,在梁山泊“缩水”之前,黄河频繁改道、漫滩成灾,梁山沿黄区就是黄河泄洪区,滩区村民长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只得“水来人走、水走人回”,零散性的群居模式无法形成较大规模的村庄形态。于是,“姓氏+那里+村”成为了梁山滩区“黄河游击战”遗留下来特别的命名方式。

黄河和京杭大运河交汇的岸边,就坐落着远近闻名的“路那里”。

梁山县小路口镇路那里村,北靠黄河,东临东平湖,在黄河大堤南坡依堤而建。这里本来是清水河的一个渡口,曾经的“渡仙桥”是周边郓城等地通往济南府的必经之路。桥,被黄河冲毁,石碑依然伫立在岸边,见证了古运河的繁荣,也见证过刘邓大军横渡黄河。

从前承载着居无定所、民不安生灾难记忆的“路那里”,如今是绿色生态、富足产业的乡村振兴模范村。曾经的滩涂洼地成为了生态鱼塘,引黄河水、养黄河鱼,成为游客划船戏水、垂钓观光的休闲场所;千亩无公害西瓜遍布黄河滩涂,得天独厚的水土资源优势造就了独特的西瓜品质,获得了地理标志农产品认证;黑皮鸡枞菌种植项目正在实现“碳中和”,高标准改造的15个光伏大棚里,利用光伏下空间进行黑皮鸡枞菌种植,年收益可达100万元,带动200名群众就业。

从滩区上站起来的“路那里”,以黄河和大运河激荡的文化遗存为根基,以生态治理与修复为先,注重恢复乡村原貌,打造乡村旅游场景,发挥特色农业的种植优势,实现单一产业向三产融合的蜕变,一融俱荣、一新俱兴,全面落实乡村振兴国家战略。

如果说,“路那里”是聚集大河文明和生态文明的活的博物馆,那么大路口乡的贾堌堆农家寨,是站在华夏文脉之根——龙山文化上的乡村典范。

作为一座拥有5000年历史的古村落,龙山文化贾堌堆遗址中曾出土新石器时代龙山时期的大量陶器,是贾堌堆农家寨发展乡村旅游的起点。

2016年开始,贾堌堆农家寨以龙山文化为根,结合农耕文化和水浒文化,制作具有本地特色的手工艺品,黄泥墙、陶艺馆、民俗街、农耕博物馆等体验空间,成为贾堌堆农家寨的多元文化展厅。

“贾堌堆”和“路那里”在名字上异曲同工,都是姓氏+方言的组合,然而“堌堆”指的是河堤,是古村落最直接的命名方式。“寨”延续了水浒文化的血气方刚,“农家”是乡土生活的美好期待。

从侠义到小康,从古韵到新颜,从黄河滩区的破败农村到“三季有花、四时有景”的宜居田园,贾堌堆农家寨,名副其实。

创新机制体制改革,按照“政府主导、突出特色、群众主体、企业融入、示范带动、产业化发展”的总体思路,推进农业与旅游等产业深度融合;以休闲观光和民宿聚集区为切入点,围绕“修旧如旧、外朴内雅”的修建原则,将12处院落打造为乡居精品民宿,复建黄土矮墙古戏台、菜园铁锅农家饭,让游客零距离体验乡间淳朴,住进货真价实的“龙山古寨、花海田园”;完善基础设施,提升服务水平,在展示乡村振兴成果的同时,缓解本地群众就业压力,撬动乡村致富新渠道,成为造福梁山村民的活杠杆。

山外“造势”

县域旅游的创新崛起

水浒文化旅游品牌,是梁山的第一块金招牌,是延续水浒文化、讲好黄河故事强有力的抓手。

沿着梁山的忠义路,投资6个亿建造的梁山县文化中心,以“一环、两轴、四核”为主线分布布局,一环即中央景观湖环形路,景观轴与文化轴相映成趣,四个单体建筑七个场馆满足文化博览、休闲观光、健身娱乐等不同需求,是基于水浒文化打造的文旅综合体,开启了梁山县公共文化服务的新纪元。

以小路口、贾堌堆、黑虎庙等乡镇为依托,与水泊梁山景区连接成带,巩固黄河旅游休闲体验区为主体的战略规划,布局“众星捧月”的黄河生态旅游休闲体验区,奏响黄河水浒文化旅游品牌的“梁山号角”。

梁山县已连续举办12届的中国(梁山)水浒文化旅游节,是梁山县的年度盛宴,是文化体验形式的集大成者。一场大型原创舞台剧《忠义梁山泊》拉开序幕,梁山非遗展演和贾堌堆景区民俗文化展,尽显丰富多元的文化内涵;好汉菊花会活动、水泊墨韵梁山书法展,在山水之间感受文化魅力;贾堌堆农家寨美食节和义酒文化节,回归生活、畅享豪情,引领目光投注在日新月异的乡村板块。

作为黄河与大运河的十字交点,如今两大河流的战略目光再次聚焦在梁山,梁山始终践行生态文明建设的理念,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。新时代对梁山生态事业提出更高要求。能否在打造黄河文化高地的同时,综合提升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,能否全面落实总书记对黄河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,是梁山打造黄河生态品牌、跻身山东黄河文化旅游带重要位置的筹码。

截止目前,先后实施黄河流域生态修复项目等7个地质环境治理项目,治理面积150多公顷,共投入资金7448万元;黄河流域水环境治理湿地修复与生态保护工程,占地4000亩,总投资3.2亿元,主要对湿地内3000多亩淤积湖面进行清淤整理,稳定水源;清淤、疏浚,引入黄河水,栽植莲藕、芦苇等水生植物,打造环湿地8.6公里的生态廊道,逐步恢复湿地的生态功能。

今年是“绿满梁山”三年行动的验收年,完成植树造林2万亩,建设森林乡村示范村34个,重点村154个。贾堌堆村等3村被评为国家森林乡村,小安山镇被评为省级森林乡镇,梁山街道邓楼村等10村被评为省级森林村居,黑虎庙镇等3个乡镇被评为市级森林乡镇;经过生态修复治理,梁山县已被评为全国绿化模范县。

梁山如何实现黄河品牌塑造,一在水浒文化,二在生态文明,终在双赢。

梁山的品牌形象是什么?要说水浒是梁山的形象,好汉108将中,谁又能代表梁山文化?相比曲阜的孔子,水浒文化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,是模糊的、不聚焦的。相较于黄河入鲁第一县东明、黄河入海口垦利,梁山县在山东黄河流域中的地位又是不明确的。

梁山不能只有水浒。首先,要深化水浒文化的主体地位,与此同时串联并激活黄河文化、大运河文化、龙山文化、农耕文化等多元文化形态,找到其中的深层联系,才能谱写梁山文化新篇章;其次,要突破梁山泊水资源的局限性,生态廊道和梁山景区联结,再现“方圆八百里水泊梁山”的盛况;再次,以水浒文化为线索,以黄河、大运河为纽带,搭建梁山与周边地区的深度合作,梁山才能更好地成长为黄河与运河“十字枢纽”的一刻璀璨明珠。

上梁山,造的是一场关于水浒的江湖梦。下梁山,造的是一场关于乡村振兴的安居乐业之福图。梁山内外,一首黄河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战歌已然奏响——

梁山,不止是一座山,而是一座县域旅游品牌的整体觉醒和崛起。